【重磅】2021年中超裁判最全数据统计:新人涌现整体表现稳中有升!

原标题:【重磅】2021年中超裁判最全数据统计:新人涌现,整体表现稳中有升!

2021年4月20日,本赛季中超联赛在广州天河体育场正式开打,46岁的裁判员王哲连续两年执法中超揭幕战。2022年1月9日,同样是王哲,以主裁身份执法了山东泰山与上海海港的足协杯决赛。1月12日,随着两场中超、中甲升降级附加赛的结束,这个长达将近9个月的“跨年赛季”终于画上了句号。『裁判圈』今年继续给大家带来中超联赛裁判员、助理裁判员的执法数据统计。

本赛季中超正赛共计176场比赛(第一阶段14轮,第二阶段8轮),升降级附加赛共4场。本赛季中超联赛列名裁判员(开赛前中超裁判员名单)共45位,其中38位参与了本赛季中超联赛的执法,余下7位则由于种种原因未能亮相中超赛场。在38位参与了中超执法的裁判员中,共有30位获得了担任中超主裁的机会,中超执哨人数达到新高。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以及封闭多阶段赛制等影响,本赛季没有邀请外籍裁判前来执法,故本土裁判获得了更多的机会。所有裁判员中,中超执法场次最多的是李海新,共16场,上赛季刚刚完成中超首秀的年轻裁判唐顺齐今年被委以重任且表现出色,执法场次达14场紧随其后,之后则是13场的张雷以及11场的王哲,其他裁判员的执法场次均少于10场。

职业联盟本赛季加大了裁判员培养、提拔的力度,共计11名裁判员(张晓晨、牛明辉、麦麦提江、戴弋戈、李政、甄伟、贺凯、贾志亮、刘钊、于波、杜健鑫)在今年完成了中超联赛的执法首秀,其中包括麦麦提江、杜健鑫、戴弋戈等多名“U35”年轻裁判。在11位中超新人中,北京裁判张晓晨的执法场次最多,达到了7场,而刘钊、于波、杜健鑫在完成首秀后未能获得更多的执哨机会。

本赛季共有6位裁判员(孙盛宇、万涛、徐强强、黑晓虎、吴立迎、寇建勋)在中超仅担任第四官员,2位裁判员(王巍、何鑫)仅担任VAR。此外,甘树然、关星、刘林、孙雷、林君、刘少程这6位中超列名裁判员仅执法了足协杯/中甲/中乙/全运会等赛事,没有出现在中超赛场。而同样在中超名单中的赵治治和夏军则全年未执法任何比赛,故不计入统计范畴。

赛会制比赛下,除中超外,中超联赛裁判员负责中甲、中乙、甚至中冠联赛的执法已经成为常态,本赛季共有26名中超裁判员参与中甲执法,21名参与执法中乙联赛,4人执法中冠联赛。今年恰逢陕西十四运,为保证全运会足球比赛的高质量进行,共计选派30名中超裁判员参与全运会十一人制足球项目各个年龄组比赛的执法工作。(由于王巍、何鑫赛季开始前未入选中超裁判员名单,故未统计二人其他赛事的执法数据)

本赛季176场中超联赛(不计附加赛)共计出现643张黄牌以及32张红牌,场均3.65张黄牌、0.18张红牌,相较上赛季(场均4.51张黄牌、0.28张红牌)有大幅下降。

中超裁判员红黄牌数据(执法场次小于五场的不计入场均红黄牌排名,用斜体标注;中超中甲升降级附加赛红黄牌不计入统计)

在本赛季中超执哨大于等于5场的共计14名裁判员中,李海新的场均黄牌数最高,达到了每场4.25张,而金京元则是“最爱”出红牌的裁判员,7场中超共出示4张红牌,场均红牌数超过了0.5张。

石祯禄连续第四年成为单赛季中超执哨五场及以上裁判员中场均黄牌数最低的,2018/19/20三个赛季其场均黄牌数分别为3.0张、2.25张以及3.23张,而本赛季更是低至平均每场仅有1.33张黄牌。

红牌方面,在本赛季中超执哨大于等于5场的共计14名裁判员中,张雷、顾春含以及牛明辉三人未出示过红牌。

2021赛季,中超联赛助理裁判员大名单共计44人,其中39位参与了本赛季中超的执法工作,共37位获得了担任中超助理裁判员的机会,余下2位(赵鸿磊、张哲)仅担任AVAR。

在37名中超助理中,来自北京足协的汤朝在22轮中共计执法23场(第5轮及第5轮补赛中执法了两场比赛),执法场次为年度之最。值得一提的是,这还只是汤朝在中超的首个赛季执法,而自今年1月1日起他已晋升为国际级助理裁判员。担任AVAR场次最多的则是何龙和马强,两人各自担任了16场中超的AVAR。

本赛季对于助理裁判员的提拔力度同样是相当大的,共有14位助理裁判员获得了中超的首秀机会,不过其中除了汤朝以外,其他“新人”主要还是以锻炼为主,做AVAR的场次较多,担任中超助理的场次均在6场及以下。

裁判员、助理搭配方面,马宁今年在国际赛场分别搭档曹奕、周飞、施翔执法多场亚冠、世预赛的较量,“辽宁省内”组合张雷-宋祥云和张雷-王德馨分别搭档执法了9场、7场国内比赛。上半赛季未能出境执法的施翔与李海新搭档执法了9场国内赛事。此外,唐顺齐-席飞、石祯禄-汤朝也搭档执法了多场比赛。

中超助理裁判与裁判员搭档执法各项赛事场次记录:横轴为裁判员,纵轴为助理裁判员 (粗体为国际级裁判员)

2021年度,中国足协共有7位国际级裁判员、9位国际级助理裁判员,由于疫情影响,回国隔离时间增加,马宁、傅明、曹奕、周飞、施翔等裁判长期驻外执法亚冠、世预赛等比赛,导致长期缺阵中超执法,马宁赛季中期回来执法了中甲联赛,赛季末回国后又担任了1次中超主裁、1次四官,傅明和曹奕则是缺席了全年的中超联赛。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期间,远离家人、远离自己的本职工作,奔赴海外执法比赛,一去就是好几个月,面对饮食习惯、日常生活、训练、状态保持等诸多困难,他们一一克服,回国后还需要长时间的隔离,这样的生活没有“容易”二字可谈,向他们道声辛苦了!

在国际级裁判员中,马宁、傅明、张雷以及沈寅豪依然是亚足联精英裁判,重返国际级的王迪也恢复了其亚足联精英的身份,这样一来共有5位裁判员进入了亚足联精英裁判员序列,2021年新晋国际级金京元的情况目前还未知,无确切消息表明其是否参加/通过精英考核,如果金京元和今年新报的唐顺齐均成功通过考核,那么将首次达成7位国际级裁判员 “全员亚精英”的成就。

马宁依旧是中国裁判在国际赛场的“一哥”,本赛季执法了4场亚冠联赛、2场世预赛四十强赛、4场世预赛十二强赛以及1场U23亚洲杯预选赛。其中,亚冠联赛执法了阿布扎比统一1:5利雅得胜利的1/4决赛(西亚半决赛)较量,十二强赛执法中也不乏阿联酋0:0黎巴嫩、“两伊大战”、韩国1:0阿联酋等关注度较高的焦点战。

傅明本赛季没有在国内执法任何赛事,国际赛场上执法了1场亚冠小组赛、1场亚冠1/8决赛、1场伊朗3:0巴林的世预赛四十强赛焦点战以及1场U23亚洲杯预选赛。此外,他还担任了3次亚冠四官、1次亚冠VAR、3次世预赛VAR、2次U23亚洲杯预选赛四官。

11月7日至13日在约旦举办的2021亚足联女足俱乐部冠军杯(西亚区)比赛中,亚足联首次测试了“VAR Light”项目,旨在探索、评估低成本的VAR技术,傅明在本届赛事的三轮比赛中担任3次VAR/AVAR。

值得一提的是,傅明作为视频助理裁判员(VAR)参与了东京奥运会的执法,共担任男足比赛VAR 2场(小组赛)、AVAR 1场(小组赛),女足比赛AVAR 3场(小组赛1场,1/4决赛1场,半决赛1场)。

沈寅豪和张雷今年同样获得了出境执法的机会。沈寅豪执法了斯里兰卡0:5韩国的世预赛四十强赛,还担任了2次世预赛第四官员,张雷同样在世预赛担任了2次四官,但未能担任主裁。

国际级助理裁判员中,与去年相同,依然是7名亚足联精英级。在这7人中,曹奕、周飞、张铖、王德馨和施翔获得了在亚冠担任助理裁判员的机会,其中马宁-施翔-曹奕是固定的裁判组,由这三位搭档冲击卡塔尔世界杯门票,上半赛季由于施翔在国内执法,马宁在国际赛场的助理暂时由周飞担任。本赛季,曹奕、周飞、张铖和马济共计4名助理裁判员亮相世预赛四十强赛赛场,曹奕、周飞、张铖和王德馨执法了亚冠小组赛,而马宁-施翔-曹奕则搭档执法了全部4场十二强赛的较量,马宁执法的亚冠1/4决赛以及傅明执法的亚冠1/8决赛助理裁判员均由施翔和曹奕担任。

卡塔尔世界杯,无疑是近十年来中国裁判员距离世界杯最近的一次。马宁、傅明近年来在洲际赛场发挥优异,马宁执法亚冠决赛、担任亚洲杯决赛第四官员、执法多场世预赛十二强赛焦点战,在亚足联精英裁判员“第一梯队”中的位置逐渐稳固;傅明则在“第二梯队”中名列前茅,以视频助理裁判员(VAR)的身份执法了世俱杯、U20世界杯、东京奥运会等国际大赛,表现获得好评。

对于卡塔尔世界杯执法名额的争夺,主要可以分为“两条线”,首先是马宁-施翔-曹奕裁判组竞争场上执法席位,其次是傅明竞争VAR席位。2018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共有6个裁判组以及1位VAR的名额,整体名额分配大致不会发生变动,不出意外的话卡塔尔世界杯亚洲裁判的名额还将会是6+1或者6+2,竞争压力以及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在西亚执法期间,马宁和施翔参加了2021年11月1日至5日于卡塔尔多哈举办的2022卡塔尔世界杯候选精英裁判员研讨会,本次研讨会参会裁判员来自亚、非、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大洋洲四个足联,共26组(每组1名裁判员+1名助理裁判员),其中亚洲共有8组,除马宁外还有法加尼(伊朗)、贾西姆(卡塔尔)、比思(澳大利亚)、哈桑(阿联酋)、佐藤隆治(日本)、舒克拉拉(巴林)以及马哈德迈(约旦),这8位裁判员是目前亚足联顺位最高的8人,不出意外的话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亚洲裁判组将在他们之间产生。

目前的竞争形势如何?首先,不出意外,法加尼、贾西姆、哈桑以及比思这四人的世界杯门票已经稳稳地握在手中了。法加尼虽然在亚洲吹“黑哨”随心所欲,但他上届世界杯首次执法便直接吹到了三四名决赛,深受国际足联信任,伊尔马托夫退役后他便成为了亚洲第一哨,卡塔尔世界杯必然会参加;贾西姆和哈桑,执法能力没的说,均是无可争辩的“昏哨”,但背景强硬,在亚足联的地位不可撼动;比思虽然在亚冠中也对中国球队吹过“偏哨”,但其在东京奥运会的表现有目共睹,执法了奥运会决赛的他必将进入卡塔尔世界杯的大名单。

除去这四位稳拿门票的,也就意味着,剩余四位(佐藤隆治、舒克拉拉、马哈德迈、马宁)需要竞争两个名额(最多三个)。佐藤隆治在2018年便进入了俄罗斯世界杯大名单,但未获得执法机会,仅担任了第四官员。此外,2015年执法U20世界杯(小组赛),2016年执法里约奥运会(小组赛),2017年执法U17世界杯(小组赛、半决赛),并担任U20世界杯VAR,2018年执法世俱杯,2021年执法国际足联阿拉伯杯。亚洲赛场,佐藤隆治执法过38场亚冠联赛,2015/19两届亚洲杯,2018/20两届U23亚洲杯。无论是执法表现还是履历,佐藤隆治都要稍高于马宁。唯一的变数可能就是佐藤隆治在2021年底国际足联阿拉伯杯的发挥失常,不知道国际足联是否会重新考虑他的位置。

舒克拉拉的履历更为丰富,他已参加2014、2018两届世界杯的执法,还执法过两届世俱杯(2012、2016),2013年U20世界杯(半决赛),2017年U17世界杯(1/8决赛)。亚洲赛场,舒克拉拉的亚冠正赛执法场次为59场,执法了2011、2015、2019三届亚洲杯,2018/20两届U23亚洲杯。舒克拉拉近年来一直都是亚足联最为信任的裁判员之一,他也是余下四位中最有可能前往卡塔尔的裁判,但考虑到他已执法巴西、俄罗斯两届世界杯,且即将年满46岁,亚足联是否会推选其第三次执法世界杯,需要打个问号。

约旦裁判马哈德迈的履历与马宁相似。亚冠正赛马哈德迈执法31场,马宁24场(马哈德迈在2020年在众多裁判无法出境的情况下执法8场亚冠,执法场次得以反超马宁),2019亚洲杯两人都是仅执法了1场小组赛,不过区别在于马宁留到了最后,担任了决赛四官,而马哈德迈则在小组赛后便因表现太差直接打道回府。2018年U23亚洲杯,马宁原本要执法决赛,但被卡夫替换,马哈德迈则是担任了最终决赛的附加助理裁判员。2020年U23亚洲杯决赛,马宁担任四官,马哈德迈担任AVAR。

2019年,马宁执法U17世界杯,马哈德迈执法U20世界杯,但两人都发挥不佳,小组赛后就结束了执法。2021年,马哈德迈获得了执法东京奥运会的机会,但他仅执法了埃及0:0西班牙这一场小组赛就结束了奥运之旅,因为其竟在比赛中无视VAR的建议,导致了极其争议性的判罚。马哈德迈虽然机会比马宁稍多一些,年龄也更年轻,但他执法表现不如马宁,多次达成“一场小组赛便打道回府”的成就,在国际足联心中的分数不会太高。

2021年U17和U20世界杯因疫情取消对于裁判员的影响是致命的,直接失去两届国际足联大赛的锻炼机会,马宁在国际赛场的履历并不算特别丰富,2019年U17世界杯的小组赛执法表现不尽如人意,目前仅剩的给国际足联证明自己的机会就是世俱杯了,不知道他能否获得执法机会。如果没能得到世俱杯的机会进一步证明自己的实力,恐怕亚洲剩下两个名额就要被舒克拉拉和佐藤隆治给占据了。总体上看,8选6,对于马宁裁判组而言,竞争可谓相当残酷。

另一条线,傅明争夺卡塔尔世界杯VAR席位的状况,相对而言较为乐观。近年来亚足联重用的VAR主要就是卡塔尔的两个马里、阿联酋的杰奈比、新加坡的塔基以及傅明这五位,目前卡塔尔的小马里(其实他的大赛执法经验约等于零,但有卡塔尔的强硬背景作为支撑)、塔基和傅明的顺位较为靠前。傅明在世俱杯、U20世界杯、东京奥运会、世预赛十二强赛会等国际大赛中担任VAR/AVAR的表现是非常出色的,国际足联有望将其纳入卡塔尔世界杯的VAR名单中。

无论最终结局如何,无论是否成功跻身卡塔尔世界杯,这都是中国裁判员近十年来距离世界杯最近的一次,马宁-施翔-曹奕裁判组和傅明为了世界杯的目标在过去的几年中都加倍努力、提升自己,为世界杯付出、牺牲了太多。要知道亚足联不仅要讲执法能力,背后的“靠山”同样重要,贾西姆、哈桑等人水平完全配不上世界杯,但却稳操胜券,其他裁判员为了那仅剩的一两个名额展开争夺,难度真的太大了。

2022年1月1日起,裁判员方面,李海新将被撤销国际级资格,新增成都足协的唐顺齐。巧合的是,李海新和唐顺齐本赛季中超各执法了16场和14场,场次位列前二,执法表现也是最优秀的,那么为什么要把李海新撤下?答案:年龄。

细心的球迷可能会在开篇的长图中看到,目前7位国际级裁判员中仅有李海新确定还不是亚足联精英级(金京元尚无法确定是否参与/通过精英级考核),这是因为亚足联的“U35”裁判政策,规定初次报名国际级时裁判员的年龄不能超过35岁,否则将自动失去参加亚足联精英级考核的资格。2020年起,李海新和王竞成为国际级裁判员,但当时他们的年龄正好是36岁,刚刚超龄一年,所以没有资格参加考核。

何为亚足联精英级?在裁判员晋升国际级后,他们将自动进入各大洲足联的裁判员分级系统。欧足联将裁判分为精英级、一级和二级,一级、二级主吹欧联和欧协,精英级主吹欧冠和欧联重要场次。而亚足联则将裁判直接分为了精英级和非精英级,区别在于在亚足联只有精英裁判才有资格执法旗下的赛事。换句话说,如果裁判员升了国际级但没有成为亚足联精英裁判,那他能吹的比赛就只有国际友谊赛了。

其实亚足联的这个U35规定可谓相当奇葩,毕竟就连裁判整体水平高、年轻化程度高、后备充足的欧洲五大联赛也不可能隔三差五就推选新的U35裁判上国际,尤其是这两年的西班牙、意大利、英格兰,大多都是36、37甚至还有40岁的,执法生涯没剩几年了才上国际,但人家在欧足联就算一直呆在二级也会有比赛吹。而亚足联就不一样了,裁判首次报名国际级的时候一旦超过35岁,就意味着他就算能力再强,这辈子都与国际赛事无缘。

看到这里您应该能够理解为什么要把李海新撤下了吧?李海新从开始执法中超到现在,能力有目共睹,而且每年都有所进步,但无奈首次报名国际级的时候已经36岁了,更何况其他6位国际级裁判员都已成为亚足联精英裁判或有资格参加精英级考核,撤下的可选项有且只有李海新一人。

唐顺齐,1988年生,33岁,自2017年成为中超联赛裁判员,2020赛季获得首秀机会(第13轮-河南建业0:2山东鲁能泰山),本赛季被委以重任,14场中超执法中不乏国安2:1亚泰,武汉1:1河北,大连人0:1重庆以及最后一轮天津津门虎1:0沧州雄狮等焦点大战,赛季末还担任了足协杯决赛的AVAR。纵观整个赛季,唐顺齐执法表现稳定,控场能力较强,在执法中能够尽量地避免争议判罚,可以称得上是一位极具潜力的年轻裁判,无论从年龄还是从实力来讲都完全配得上国际级。

在亚足联“U35”裁判政策的大背景下,培养、重用年轻裁判员是大势所趋,日韩近年来新推的国际级也都是30左右的年轻裁判,而且他们的表现和能力都还不如我们这两年报的金京元和唐顺齐,日韩的年轻裁判在本国联赛中可谓是漏洞百出,还有直接被无限期停哨的,但也不影响他们的国际级报名。既然已经成为了国际级,通过了亚足联精英考核,那亚足联和国际足联也不会去关注每位裁判员在国内的表现如何,主要评估还是通过洲际赛事,所以也希望大家能够对我们自己的年轻裁判多给予一些宽容(宽容度能有对外籍裁判的一半就行),裁判也是需要不断进步不断成长的,更何况在国际赛场,在亚足联,裁判比的是年龄、是潜力。

国际级助理裁判员方面,45岁的精英助理宋祥云和39岁的杨洋被撤下,宋祥云年满45岁,给年轻人让出了位置,而杨洋本赛季由于种种原因,未参与中超联赛执法,且不是亚足联精英级助理裁判员,撤销国际级报名可以理解。

新晋国际级助理裁判员分别为北京足协的汤朝(35岁)和深圳足协的罗政(32岁),都是较为年轻的裁判。汤朝本赛季刚升至中超便执法了23场比赛,成为了本赛季执法中超场次最多的助理裁判员,能力有目共睹;罗政于2019赛季荣获中甲联赛银旗奖,2020赛季开始执法中超联赛。

祝2022年新晋国际级裁判员和助理裁判员都能够顺利通过亚足联考核,成为亚足联精英裁判!

纵览全年,本赛季中超联赛所有场次执法均由本土裁判完成,可以说是较为圆满的完成了执法任务。执法表现稳中有升,即使依然有争议存在,即使有几位裁判的几次判罚较为离谱,即使一些中超新人仍需比赛锻炼才能够适应中超的节奏,但今年直接影响赛果的重大错漏判可谓是少之又少,这离不开我们裁判员能力的不断提升以及不断的总结、反思、提高,离不开对年轻裁判的提拔、重用,事实证明,我们中国人是可以吹好中超联赛的。

大家可以回顾一下上赛季后半段高亨进和金希坤两位韩国裁判员执法的比赛,同样无法避免争议,当然如果你坚持戴着有色眼镜来区别看待国内和国外裁判,那你可能会觉得外籍裁判连误判都是对的。比如上赛季高亨进执法的武汉与浙江的升降级附加赛,场面一度失控,如果咱们本土裁判吹成这样子想必赛后等待他的将是全网抨击以及长期停赛,甚至查论文。而韩国裁判的代表,国哨高亨进吹成这样还能被一些无良媒体称赞,实属令人唏嘘。

本赛季压力最大的保级大战、足协杯决赛、中超中甲升降级附加赛,我们的裁判员执法表现相当出彩,只要你不戴着有色眼镜去挑刺,都会觉得还不错。足协杯决赛,46岁的王哲吹出了顶级的水准,整场比赛下来几乎做到了完美,几乎每次判罚都合理且准确,展现了强大的控场能力,双方队员之间虽有火药味,但全场比赛都在王哲的控制中。

如果某些球迷坚持认为某些裁判员是“垃圾”、是“黑哨”,那只能说明可能你连最基本的规则都还没搞懂。你可以去看一看我们自制的欧洲五大联赛每周争议判罚集锦,看看连全球最高水平裁判都不可避免出现的那些争议判罚,是不是比中超的更为严重,你是不是还觉得全天下所有的裁判都是黑哨,都在针对你一支球队?

当教练员、球员和球迷可以因为一个明显打在腹部的“手球”以及此前本方手球在先、攻方意外手球在后的“误判”而肆意批评、辱骂甚至殴打裁判员时,这个足球世界才是真正的“无药可救”,人们只愿相信自己内心的那套“规则”,将其奉为“圣旨”,只要裁判员做出对自己球队不利的判罚就罪该万死,尽管清晰的录像就在你的眼前,上面清清楚楚显示着球打在腹部以及之后犯规瞬间的回放。收到大额罚单,实属活该;殴打裁判员,仅仅被罚停赛一年,纯属侥幸。

出牌少不等于控场好,比赛净打时间长不等于裁判水平高,判罚对你支持的球队不利不等于裁判眼瞎、吹黑哨,想清楚这些,会让你的看球过程变得更加轻松。给予裁判更多的成长空间、包容与理解,会看到他们的进步。

最后,提前祝所有裁判员过个好年!祝福本赛季后退役的裁判员一切顺利!祝愿马宁、施翔、曹奕、傅明能够拿到卡塔尔世界杯的入场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