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语言大师”马拉多纳

1986年,“球王”马拉多纳在墨西哥城用精湛的球艺征服了日耳曼。2010年,“大帅”马拉多纳在约堡只能用豪言壮语来慰藉自己。

“日耳曼战车”疯狂地碾过华丽的探戈舞裙,留下深深的四道车辙。一身正装的“马大帅”拥过女儿的肩膀,瞬间无语,眼眶红润。站在一旁的同年勒夫,侧目而视,不知是否应该抚慰这位口无遮拦的“马大帅”。

无论球场上下,马拉多纳都想证明自己是强者。他不允许任何人玷污自己的工作,贝利不行,普拉蒂尼不行,施魏因施泰格也不行。日趋富态的他,要用话语将他们一一击溃。

马拉多纳说贝利:“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老是盯着我不放,难道他没有工作要做吗?”

他评价普拉蒂尼:“我和他的关系很一般,见面只不过打个招呼而已。他们法国人总是觉得比其他人强,普拉蒂尼就是典型的法国人。”

当马拉多纳再度走进世界杯球场的时候,他就注定要成为世全球瞩目的焦点。这是马拉多纳的命,他逃不了。自然,他也不想逃脱。升任“马大帅”的他,选择一身银灰色正装亮相南非。四战四捷的出色战绩把他推向了风口浪尖。

生性浪漫的阿根廷球王,不知道畏惧为何物,他只知道一往无前,定要和阻挡他的人争个你死我活。

对待朋友,马拉多纳的态度截然不同,他会毫不吝惜说出自己所能掌握的、最美好的语句。

他和穆里尼奥亲密无间:“如果我认为有必要,我会给穆里尼奥打电话探讨战术问题。他就像睡在我的身边,我随时可以给他打电话……”

他和马特乌斯惺惺相惜:“我是个很重情意的人,我的一生中,有很多知心的朋友,他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那些光辉的名字将一直印刻在我记忆里,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贝克汉姆、劳尔等等等等,但最知心的还是马特乌斯。”

2010年7月3日,当马拉多纳走出约堡埃丽斯公园球场的绿草坪时,他也准备好了“最后的告别”。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也许,明天我就会离开。但是,任何结果都不会带走我曾经获得过的荣誉。结果往往不能反应现实,输球不能说明一切。我把阿根廷足球带回了应该去的地方,带回到了阿根廷足球的根。这才是阿根廷足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