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娴巅峰时为何出国?只因“千夕之争”落败?真相远没那么简单

曾经还和香港一代天后林忆莲当过同班同学,一同就读于当时的名校玛利诺中学。

1983年,18岁的陈慧娴受邀与陈乐敏及黎芷珊一起,灌录以少女情怀为主打的杂锦唱片《少女杂志》,专辑推出之后,销量达到白金。

当时仅凭借这首歌,陈慧娴一跃为了香港电台中文歌曲龙虎榜冠军,还获得了十大中文金曲1984年度最佳新人奖。

1986年,已经发行了几张唱片的陈慧娴,被宝丽金一眼看中,见璞玉还没有被人发掘。先自行据为己有了。

他曾经还连续六次获得香港十大中文金曲奖的最佳唱片监制大奖,而这六座奖杯也都是他与张学友合作所带来的。

也是有了欧丁玉这一层的关系,刚刚出道不久的陈慧娴就获得了和当红歌手张学友的合作机会。

就是在张学友和罗美薇主演的爱情片《痴心的我》中进行客串,这也是陈慧娴的首部影片。

1988年,在欧丁玉的提议下,陈慧娴一改往日学生妹的形象,摇身一变,成为了感性的淑女。

而专辑里的《傻女》、《人生何处不相逢》、《一对寂寞的心》等几首歌,更是获得多个音乐奖项。

虽然陈慧娴在歌坛的成就十分傲人,但是对于做公务员的父母来说,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此时,老东家宝丽金也提出,要在她临行前为她量身定做一张告别歌坛唱片《永远的朋友》。

虽说是悲伤的歌,但是却流露出一种“伤而不悲”的感觉。编曲也比原曲更加轻快。

这要版权的两边还都认识,虽说是跟梅艳芳更熟一些,但是版权这事还是人家欧丁玉先开的口。

于是在大家的一致默认下,拉开了一场香港乐坛极为激烈的传奇对战,史称:“千夕之争”。

仅仅从专辑销量一方面来看,《千千阙歌》销量远超《夕阳之歌》近20万张,做到了完全碾压的态势。

在观众的心中,《千千阙歌》不论是从歌词上还是流露出的感情上,都要比《夕阳之歌》好。

这5年中,陈慧娴在宝丽金的劝说下,利用放假的时间,还灌制了一张唱片《归来吧》。

正如陈慧娴在采访中所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思想,所以不悔,我不会后悔,也不会怀缅过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